笔趣佬 > 玄幻小说 > 重生女修仙传 > 第八十五章 原来如此
    接下来的行程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赤水按照百里的指点,按步就班地往着渡劫大陆的方向奔去,其间还故意绕了几次弯路,以期能迷惑住追踪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运灵族这次是动用了血本,不仅将闭关的几位老人家都请了出来,还有沿途安插布置监视赤水的弟子,就多不胜数,就为了确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镜姬接到消息之时,运灵族弟子已经根据赤水的行踪,推衍出来了她的最终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真傻!”镜姬叹道。

    区区雕虫小技,就当真以为可以甩掉追踪者了吗?她怎么还那么天真呢?

    是的,天真。

    镜姬其实早有发现,赤水这人吧,聪明是真聪明,心思也清明,就是凡事总喜欢往好的方面想,之前灵器之事是,现在也是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面上不无可惜之色。

    景,也就是紫加,看着手中情报上的坐标,心下略紧。

    虽然赤水早有知会他,他仍然有些发虚,这样当真没有问题吗?

    他都不敢这样玩,赤水却敢,这不是胆肥是什么?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镜姬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紫加就抬眼望向她道:“我在想,我们是不是该做准备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镜姬就道:“我们要比她先赶到那里,还要进行相应的布置,时间当然会很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准备。”紫加就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镜姬凑近紫加,双目紧盯着他的脸,道:“我总觉得,你最近有点不一样,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紫加心下一沉,面上却不显,任由镜姬手指伸到他衣襟处。

    这里是修者最薄弱之处,无论是直接攻其脖颈,又或者取其心脉,都是轻而举,全看镜姬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的感觉从何而来?”他平平道,身形放松,甚至还伸手按住了镜姬在他衣襟上作乱的手。

    镜姬略有些深究地看着紫加,未发现任何端倪,这才不太自然地抽回手,道:“或许是我感觉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也有些变了,心绪起伏过大,你在想什么?”紫加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。

    镜姬闻言就是一怔,良久才似是自嘲一般地道:“你说得对,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,所有人都有所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了遗宝?”紫加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他这神态与景当真是一般无二,镜姬心里的疑惑又消了一层,又道:“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紫加闻言,双眼微睁,倒也没有反驳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就退了出去,回到了景的住处,在那里,景却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又闯过了一关。”似笑非笑的样子,与紫加刚才的表情一模一样,两人相见,就像是照镜子一般,分不出究竟哪个是真?哪个是假。

    “托你的福。”紫加毫不客气地在他对面坐下,“你这人也挺奇怪,你就一点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”景却丝毫没有一点牢中之囚的自觉,又道:“我可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紫加似乎看出他说的是真话,“看来,你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恭顺,也都是假的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景却没有回答,表情收敛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紫加却似恍然大悟一般地道:“难怪镜姬会觉得我变了,原来症结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问景道:“你也不甘吗?”

    景仍然沉默。

    紫加却懂了,“所以说,之前赤水挟持你之时,你也是顺势而为了?就和我挟持你之时一样?”

    他说着换了一个坐姿,歪头又道:“赤水原本还担心镜姬与你之间的灵契,我无法伪装,看来她完全是多虑了……”

    恐怕镜姬根本没有掌控住景,又抑或者,她以为她掌控住了,但其实没有。

    景就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土生土长的运灵族人没错吧?你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会选择背叛镜姬吗?”紫加是真的好奇。

    其实当初若非景的配合,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冒充他。

    这太奇怪了,一般来说,器主与灵器之间,就算不能达到互为半身的绝佳状态,但因为相伴同修,相互信任却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镜姬做了什么你不能接受之事,触到了你的逆鳞?”除此之外,紫加也再想不出别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的逆鳞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步步追问,直逼真相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景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?”

    “你猜?”

    紫加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感觉他被景耍了,不想景又提示道:“你仔细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紫加微怔,他能感觉到景话中的深意,但到底是指什么呢?

    他当真就将自己知道的,连同赤水告诉他的消息从头到尾细细捋了一遍,忽地心神一动,“你难道是为了芳灵仙子?”

    他自己的情况他知道,但赤水之前在此的际遇本就让他惊奇,因为实在是太顺利了。

    赤水基本都没有花费什么心思,就得到了芳灵仙子的消息,他之前还奇怪来着?

    若是这其中有景推波助澜,那么一切就能说通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小青也是你的人?”紫加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景否认道:“她本与芳灵有宿怨,我不过是暗示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紫加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这位才是真人不露相,高手啊!

    他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赤水与芳灵仙子有关?还有我,是不是在我出现之时,你就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?”紫加说着,不着痕迹地离景远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因为太明显了啊!”景就笑道:“你没有发现吗?你们那个地方出来的人,作记号的方式都非常相似。”

    紫加:“……!”

    他感觉都有点麻爪了,这可不仅仅是他的问题,还有赤水,赤水知道这一点吗?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怎么知道的?”他问得迟疑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同样的话,同样的语气?

    紫加这次倒不觉得被耍了,他脑子转了一圈儿,才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景,试探地道:“……芳灵仙子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景就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紫加见之,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景,其实是芳灵仙子所留的后手吗?

    要知道,紫加从小就熟知翠烟宗芳灵真君的功绩,这本是他的必修课,弥虚幻境他没见识过,但是质元果他却也有被惠及,因此,赤水要救芳灵,他也是赞同的。

    但是,当现在的他得知,他们之所以如此顺利,是因为芳灵早就思虑周全,为他们备下了暗手?

    在这一刻,紫加是彻底敬服了。

    敏慧若斯,难怪她能超越他的先祖,成功找到运灵族的族地,虽然境遇凄凉,但也不是完全没救,不也还有一线生机吗?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目的,就是想让赤水将芳灵仙子救走?”紫加想通了所有后,又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赤水能救活芳灵灵仙子?”

    景眸中划过一抹异色,“她真能救活芳灵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紫加反倒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芳灵若在修立道君手里,是绝对没有活路了,赤水将她带走,至少还能让她身归故里。”景解释完,迅速又追问道:“她当真能救活芳灵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”紫加斜觑着他,道:“赤水背后,站着的是一方世界内,一整个仙族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当真就闭耳塞听,在他离开渡劫大陆之前,对赤水的所作所为也有风闻,只是当时星玦还未完全普及,他不知星玦的神奇,等不及就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景闻言,双眼微睁,似乎也相当惊讶,很快,又有一丝喜色一闪而过,“如此,是不是说明芳灵有救了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办法。”通过这一番交谈,紫加也逐渐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芳灵仙子?”甚至愿意为了她,背弃自己的族群,紫加也不知是该说芳灵魅力无边,还是该说眼前这人用情至深的好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景道。

    紫加没再追问,不想景却自顾又道:“她于我有恩,若非她告诉我,所谓灵器的真相,我说不得还被蒙在鼓里,早被镜姬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相?”紫加潜伏在运灵族不是一天两天了,见多了大家对选择做灵器趋之若鹜,倒真不知道还有所谓的真相一说。

    景嘴角就勾出一丝自嘲道:“所谓灵器,不过是一个容器而已,什么相辅相成,什么共攀高峰,什么互为半身,都是虚假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紫加不是不震惊的,因为他已经意识到,这话中的残酷,尤其是对景而言。

    “所以,都毁了,我的道途,在我选择成为灵器之时,就已经毁了。”景说得平静,就好像他说的不是自己,而是无关紧要的别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由谎言构筑而成,那么再繁荣也都是虚景,不如毁掉……”说不定,还有一线生机?

    紫加沉默了,景看得太透彻,又能狠得下心,这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在衣袖中,他如实地将与景的对话传给了赤水。

    赤水一路看下来,先是惊讶,接着是恍然,随后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停住了脚步,抬眸望着天际的火烧云,脑中回想当初景被她困在幻狱当中时,平常地说出,平生最遗憾的事情,就是没有觉醒种族天赋……

    原来……如此。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