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佬 > 穿越小说 > 惊雷 >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安排
    余默笙的意思,就是只送出城,出城之后他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组织也只需要送出城,后面会有组织的人来接应。

    余惊鹊看了一下觉得可以,他说道:“行,组织会安排人在这个地方接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就这样,如果不出意外,就三天之后行动。”余默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算是将这件事情定下来了,而且时间是三天之后,病人应该还坚持得到。

    余默笙说完这件事情,也没有问余惊鹊有关地下党的消息,就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等到余默笙回去房间,季攸宁才开口说道:“这下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了。”余惊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今天没有骂你吧?”余惊鹊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季攸宁摇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说对我现在很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矛盾?”余惊鹊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爹已经不打算让我接触军统的机密了,但是我是纸鸢,我的身份很重要,那些情报组织上是希望我来传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爹不打算让我传递,就必须要给组织一个说法,这个就比较麻烦了。”季攸宁说道。

    是啊,季攸宁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军统,也不是余默笙手下普普通通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,只是余默笙的一个普通手下,余默笙说不让季攸宁参与工作,季攸宁就不能参与工作,没有人会询问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同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季攸宁是纸鸢,是军统非常重要的存在,你突然让纸鸢不参加任何工作,这合适吗?

    “爹打算怎么解决?”余惊鹊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让我不要管,他会说纸鸢现在的处境很危险,不能参与行动。”季攸宁说道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解决的办法,潜伏工作者,很多时候就会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都已经处在危险之中,就不能帮助组织完成任务,不然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看来余默笙就是打算用这样的办法,淡化季攸宁在军统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你就慢慢脱身吧。”余惊鹊对季攸宁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行,其实是没有回头路的。

    但是余惊鹊希望季攸宁可以回头。

    季攸宁知道余惊鹊是为了自己好,她没有去辩解什么,只是说道:“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余惊鹊也没有强行要求季攸宁答应自己什么,顺其自然就好。

    和余默笙这里的事情已经是达成了初步的合作,那么接下来,余惊鹊就要开始给陈溪桥送消息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要见面,因为余惊鹊的身份关系,比较难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可以找到机会的。

    起码余惊鹊现在的身份,没有人敢跟踪余惊鹊了不是吗。

    以前还有蔡望津派人跟踪,现在余惊鹊是科长,谁来跟踪?

    不会有人来跟踪的。

    厅长之类的人,更加不会跟踪了,因为他们不怀疑余惊鹊是反满抗日分子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说句不好听的,如果有跟踪,余惊鹊的处理手段,完全不需要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以前遇到跟踪,余惊鹊还不敢有太过激的反应,但是现在可以。

    只要是发现有人跟踪自己,直接抓起来,去特务科审讯。

    你跟踪特务科科长?

    你说你是什么居心?

    所以余惊鹊只要自己注意一点,现在和陈溪桥见面,除了麻烦之后,倒不是太危险。

    之前在韩宸面前说麻烦,有危险什么的,只是因为心虚,不想和韩宸见面。

    来到陈溪桥这里,陈溪桥期待的看着余惊鹊。

    他可是一直等着余惊鹊的消息呢。

    “答应了。”余惊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陈溪桥还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余惊鹊说道:“当然了,不然我骗你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而且神父幸好没有找到算盘是谁,不然军统一定会知道我们组织的计划,到时候病人非要落在军统的人手里不可。”

    余惊鹊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,是余默笙亲自说的,他都说了,军统在组织里面也有安插人员。

    到时候组织的心思,军统一清二楚,可不就是病人是军统的了。

    陈溪桥也有点后怕的说道:“还好,没有被神父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之后的晚上,病人送去这里,你有人手吗?”余惊鹊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手有,而且不需要太多人,多了就是两个,少了就是一个,都能将人送过去。”陈溪桥说道。

    越是重要的病人,你在转移的时候,身边的人越是不能多,不然不是告诉其他人,这个人很重要吗?

    “送到这里之后,让人离开,不要在这里盯着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来送,不然我担心组织会让人留下来,盯着看是谁带走的病人。”余惊鹊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病人这么重要,你让组织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答应你这些条件,组织心里不好奇才怪。

    到时候肯定会想要派人盯着看,其实没有什么坏心思,就是想要多掌握一些。

    虽然余默笙派去的人,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,可是余惊鹊担心组织的人看到了余默笙派去的人,双方都心生忌惮,然后事情弄僵。

    陈溪桥明白余惊鹊的意思,他说道:“我安排,你放心,一定不会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让组织安排人,在这里接应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    在城外,你见面不见面的一点也不重要,因为到时候大家扭头就分道扬镳了,而且城外交人的地方也没有日本人,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陈溪桥将事情都一一记下来,他说道:“好,这件事情我来安排,你接下来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如果我爹行动失败,导致病人死了,组织会不信任我吗?”余惊鹊有点担心的问道,因为只要是行动,就存在风险,没有人敢说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溪桥笑着说道:“你担心什么,组织根本就不知道你参与了行动,到时候出了问题也是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会怪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觉得我爹是故意的?”余惊鹊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就算是最后病人到了军统手里,我也不会怪你,我也知道你爹不是故意的。”陈溪桥拍了拍余惊鹊的肩膀,他想要余惊鹊放心。

    陈溪桥是父亲,他能明白余默笙这个父亲的心里想法。

    余默笙是不可能想要余惊鹊陷入危险之中的,所以真的出了问题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会一切顺利的。”陈溪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。”余惊鹊用肯定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